中國科普研究

中文
English

中國科普研究 » 科研進展 » 研究動態

中國科普人才政策25年:體系與展望

文章來源:科普所 作者: 趙菡 任嶸嶸 發布時間:2019-10-30 09:42

內容摘要
       科普人才政策的頒布和施行對科普事業的發展和科普人才隊伍的建設具有導向作用。自1994年以來,經歷了25年的發展,我國的科普人才政策基本形成了一套較為完備的發展和保障體系。本文以1994年至2018年期間109份國家層面的科普人才政策為研究樣本,借鑒相關人才政策體系研究,對科普人才政策關鍵詞進行聚類整合等分析,并對我國科普人才政策體系提出展望。
一、科普人才政策概況
       1994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了《關于加強科學技術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見》,首次把大力培養科普人才和建設專業科普隊伍列為國家重點發展目標,自此,科普人才建設工作如火如荼地在全國開展起來。我們對1994-2018年我國科普人才政策的109份政策文本提取關鍵詞進行分析,得到我國科普人才政策概況如下。
       從科普人才政策發文數量情況來看,在200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普及法》,正式將普及科學技術和發展科普人才以國家立法的形式確立下來之前,科普人才政策年發文量不超過兩篇。自2002年之后,科普人才政策發文量大幅度波動增長,且總體增長速率較快;發文量基數變大,年發文量最高為12篇,分別為2011年和2016年。
       科普人才政策文種構成多種多樣,我國當前的科普人才政策文本主要以要點類、規劃類和意見類為主。1994年-2018年,要點類文本發文量占比最大,為27%;其次為規劃類和意見類文本,占比分別為18%和17%;再次為通知類文本,占比13%,其他類型文本合計占比25%。文本形式直接影響科技政策執行的效果,通常來說,規劃類文件旨在總體把控政策的發展方向,執行周期較長;通知類文件是用于公布科普人才建設的注意事項等;要點、意見、辦法及方案類文件則是闡述科普政策的實行細則,具有較強的針對性。
       科普人才政策文本效力,是指圍繞科普政策,國家制定的比較細致的操作要點和指導方針以及政府部門的科普人才發展規劃等,保證科普人才政策的細化落實和針對性建設。一方面,政府各部門通過制定各項管理辦法、指導性條例等規范性文件對各行業和各領域科研創新團隊的發展進行規范化管控,以保證科普人才的建設有切實的制度保障和條文依據,從法律制度層面給予長期穩定性指導和支撐;另一方面,通過制定部門工作文件和團體規定,確立部門工作要點,給予部門具體行動或活動進行指導和監督,有力地保證了相關措施的順利施行,提高政策、計劃的執行效率和質量水平。截至2018年,科普人才政策發文中,部門工作文件的效力文本最多,達43份,團體規定的效力文本與部門規范性文件次之,分別達31份和19份,此3項是主體效力文本,占發文總量的85%。政策文本的效力概況基本與文種類別相對應,大部分都為部門和團體工作的指導性、細化性文本。
二、科普人才政策體系
       我國科普人才政策體系由四部分組成,分別是人才培養、人才扶持、人才使用和人才服務。
       對于人才培養政策而言,主要包括培養方式和培養目標。培養方式是培養目標的實施途徑,培養目標是培養方式的驗證標準。一方面,為滿足多層次人才發展的需求,將繼續教育、產研結合等培養手段進行有機結合,綜合提升科普人才的能力和素質。另一方面,人才培養的目標滿足各領域、各層次的要求,使之做到科普人才完備式發展。
       對于人才扶持政策而言,一方面可以通過加大資金支持,為人才的科普教育、培養、創作等提供堅實的物質基礎和保障;另一方面,可以采取減免科普產業稅收、完善科普產業市場機制等措施對科普人才進行創新創業的扶持與保護。通過激勵機制和人才計劃來加強科普人才從業的職業歸屬感,激發科普創作的潛力與激情。
       對于人才使用政策而言,主要包括隊伍結構和方向配置兩部分。對于隊伍結構問題,通過專兼結合、專群結合、擴大志愿者隊伍等方式對人才結構進行優化。對于方向配置問題,通過加強科普成果轉化效率,優化一帶一路方面的科普人才配置,對科普的領域、區域進行有效調控。
       對于人才服務政策而言,主要包括職業發展以及發展環境兩方面。職稱改革和考核評價是科普人才職業發展最為關鍵的兩個政策舉措,職稱改革使科普人才準確定位自己的發展方向,而考核評價能促使其找到自身發展存在的問題和不足,為科普人才的社會流動和學科配置等提供參考。對于人才發展環境,可通過建設科普服務平臺及專家庫、保障知識產權等方式為其創造適宜的成長和發展環境。
三、科普人才政策體系發展展望
      (一)強化政策建設目標與媒介之間的協同
       科普人才政策應以實際需求為起點、以經濟基礎為依據、以國家戰略為導向、以時代特征為旗幟,對各項科普人才政策的可行性、有效性和價值性進行審核把控,降低政策落實難度。
       加強國家及政府各部門的交流與合作,為政策的發展創造環境、減小阻礙;加大科普人才目標建設過程中所涉及和依靠的過程性、媒介性,政府各層級需加大重視程度,制定合理有效、切實可行的實施規劃,創造必須的經濟和政治條件;加大對科普人才事業發展的投入,切實強化政策目標與實施媒介間的聯系、協同發展。
      (二)強化科普人才政策網絡行為點之間的關聯
       在不斷創新、豐富和發展科普人才政策行為的同時,更要關注各政策節點之間的聯系,尤其是加強新生性、創新性科普人才政策與其他主體科普人才政策間的關聯性,杜絕新生性科普人才政策的自我消亡。
       要加強各部門之間的主動交流與協作,促進社會科普人才投入在資源、設施、信息方面的共建共享。加強各科普人才政策行為點的聯系與結合,尤其是科普人才建設主體部分與邊緣政策行為和新生政策行為之間的聯系與配合。加快促進不同學科、不同區域、不同層次、不同領域間的科普人才建設行為的協調與整合,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政策協同效率和內部系統整合效率。建立豐富、緊密、高效、協同的科普人才發展系統網絡,促進科普人才建設事業的長期、健康、穩定發展。
      (三)加強科普人才政策與國家其他人才政策之間的交叉融合
       加強科普人才政策與其他人才政策的結合及交流,建立多元化、深層次的交叉培養機制,提高人才的利用效率。加強科普人才政策系統與國家人才政策系統、科技創新政策系統等系統主體間的聯系,提高科普人才政策的生命力與活力,確保科普人才政策的全面性和完整性。
      (四)提高科普人才政策轉化效率
       加快促進科普人才政策實施及轉化速度,減少時滯。加強社會調研,以事實為依據制定切實可行、反應迅速的政策行為及體系,建立健全多主體協調共進發展及多體系交叉融合的執行機制,在政策執行過程中,不斷完善和創新科普人才政策的落地實施渠道與方法,強化不同主體之間的合作,提高執行效率和政策效果,減小時滯,切實保證創新驅動科普人才發展。
      (五)多方位完善科普人才政策體系
       科普人才應以國家政府為監管依托,建立科普人才有機循環的發展體系,使科普人才的規劃、配置、培訓、考核、薪資、關系六大模塊相互協調、相互制約、相互促進。
       結合實際發展需求及狀況,制定具備時代性、創新性、科學性、長遠性以及戰略性的科普人才發展規劃及施行策略;建立健全科普人才全社會、多領域、多學科的交叉流通和自由匹配機制,加強科普人才全方位配置的公平性和合理性;以科普人才流通、配置和需求現狀為依據,建立多元化的科普人才培訓機制,加強科普人才培育在不同領域、不同區域等方面的公平性和合理性;建立一套系統的標準和體系,明確考核與評價的客觀意義;保證薪資福利公平、合理的前提下,應對科普人才按照需求進行層次劃分,從物質與精神等方面予以激勵;將科普人才的勞動關系與流通配置、考核評價相結合,為科普人才的發展提供客觀依據。
(供稿:趙菡 任嶸嶸)
         (單位:中國科普研究所 東北大學秦皇島分校)
 
 
 
 
 
返回頂部
聯系我們
手機訪問
手機訪問
天津时时彩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