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普研究

中文
English

中國科普研究 » 科研進展 » 研究觀點

從《走近科學》停播思考如何走近科學

文章來源:中國科學報 作者: 王大鵬 發布時間:2019-10-18 12:29

        要和《走近科學》說再見了!曾經有那么一段,因為收視率主導,它打著科學的旗號,以偽科學的手法,拍出了玄幻的效果。但正是這樣一條崎嶇的道路,說明了科學家與媒體之間的關系是一個永恒的話題,也凸現了科學與媒體之間的張力。雖然《走近科學》戛然而止了,但是我們對科學的普及不會停歇!
        1995年5月我國頒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速科學技術進步的決定》,首次提出在全國實施科教興國的戰略。隨后,電視成為科教宣傳的重要手段。1998年6月1日,日播科教節目《走近科學》欄目成立,并在央視一套播出。2001年7月,《走近科學》改由央視科教頻道播出。
        應該說,在公眾獲取科技信息的渠道和手段遠不及今天這么豐富的時代,《走近科學》為公眾提供了一檔必要的科普大餐,是電視科普方面的一個典范。特別是作為一個科普的低端產品,填補了科普電視較少涉及鄉間受眾的空白。
        被收視率扭曲的發展方向
        2003年,《走近科學》因為收視率不佳受到黃牌警告。次年3月,節目表現形式從報道科學問題、解釋科學事件,轉變為關注和報道生活中的推理故事以及熱點、疑點的科學解析。
        雖然初心不改,但這種轉變卻招致了各種批評,包括“打著科學的旗號,以偽科學的手法,拍出了玄幻的效果”“用科學‘羞辱’了我們的智商”,以及“打著科學幌子的人造鬧劇”等等。
        在對該節目口誅筆伐的同時,也許我們該去思考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問題。1939年5月,鄧拉普在《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中寫道:“為了吸引和抓住看不見的觀眾的注意力,有必要在每一幀中竭盡全力地納入趣味和多元性。”雖然科普節目應該趣味化,但是這并不意味著過度娛樂化,一檔叫好又叫座的科學類電視節目一定是把信息傳播與趣味結合起來的。
        但是電視這種媒介有自己的運作機制,在將科學與電視節目結合起來的過程中,充滿著科技工作者與電視從業者之間的矛盾——科學家接受的節目類型和內容,在電視從業者看來往往對觀眾缺乏吸引力;而電視從業者提供的“科學產品”也往往會讓科學家感到難以接受。因此,“最終出現在電視上的科學是各方與通過遙控器施加影響的電視觀眾進行討價還價的結果,包括科學家、機構管理者、電視管理者和制片人、愿意承擔節目費用的基金會和公司。”一言以蔽之,收視率左右了電視節目的發展方向。
        經過改版之后的《走近科學》,收視率應該有所提升,但是它卻讓我們再也無法“走近科學”了。
        出路在何方
        2016年受聘為科普中國形象大使的《走近科學》欄目主持人張騰岳,在當年的全國科普日期間做客人民網,他在訪談時所表達的一些觀點也許能讓我們去反思科普的出路。
         他認為電視的主要功能不是做科普,而是獲取資訊和娛樂;當前的科普模式也需要有所躍遷,并不能單純地拘泥于傳教式的灌輸;當我們把發展的中心轉移到依靠科技創新的時候,科普的氛圍一定會大有改觀;科普也應該是泛在化的,并不能拘泥于一次活動,或者一檔節目。
        那么,后《走近科學》時代的中國科普該走向何方呢?或者說在新時代背景下我們需要如何去反思中國科普的發展之路?
        首先,科普的理論與實踐都需要提升。在電視時代,科普中的傳者與受者的界限非常明晰,正如美國學者馬塞爾·拉夫萊特在《美國電視上的科學》一書中談及的:“與其說電視逐漸演變成了教育的動態工具,還不如說它改善了教育方法。這種結果給電視媒介如何呈現、吸收和改變大眾科學帶來了影響。”
        隨著時代的發展,尤其是新媒體的勃興,傳與受這種二元關系受到了挑戰,媒體結構也逐漸被消解。在此背景下,我們的理論與實踐都需要提升,科學傳播模式、公眾參與科學模式,甚至是公民科學模式愈發明顯,但這并不意味通過電視等手段來開展科普不再必要了。
        如今,媒介融合發展的勢頭正猛,一些渠道和平臺也嘗試著尋求突破,并且取得了較好的效果。作為中國的新聞輿論機構和思想文化陣地,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也應該承擔起開展科學普及的責任與義務,這既是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普及法》的舉措,也是貫徹《關于加強國家科普能力建設的若干意見》的要求。
        其次,科普的氛圍需要全社會來共同塑造。科學普及并不能單純地依靠某一個或某幾個科學家來完成,它需要科學共同體、媒體機構、社會各界的齊心協力。科學并非孤立地存在于其他領域之外,它與經濟、社會、文化等因素是有機結合的。只要依靠科技創新來推動經濟、社會、文化的可持續發展,科學普及一定會蔚然成風。
        再次,科普的理論與實踐需有機結合。當前的科普已不是少數明星科學家的保留戰場,它是由許多全職傳播者與眾多熱心志愿者一起組成的領域。雖然科普的實踐者與研究者之間存在著某種程度的隔閡,從業者和研究人員之間交流較少,而且人們長期擔憂理論和實踐之間的關系,但如果,科學傳播研究與“接地氣的”的實踐無關,也難以產生有生命力的學術。
        近幾年多家電視臺和網絡平臺參與制作播出的一些科技節目,抖音、快手以及微博視頻等平臺上活躍著的網絡科普達人,他們都在某種程度上展示出了新時代背景下的科學普及有可能取得突破的方向。那么,我們的理論研究可否敏銳捕捉到這些現象和背后的規律,并且進一步地指導下一步的工作呢?
      《走近科學》的停播,并不意味著利用電視這種手段開展科普的腳步會停滯,它或許會激勵更多的媒體人去思考和求索,新時代背景下利用電視來開展科普的方式與方法。
返回頂部
聯系我們
手機訪問
手機訪問
天津时时彩登录网址